brobin

williamette river尽头的一座工厂遗址
紧临河水上游的小瀑布
看起来曾经辉煌的样子

cannon beach in Oregon

Mountain Hood!
因为云朵经常盖在山尖,所以人们叫它“帽子山”。
我人生的第二十一年的第一天,是踩着夏日里的雪块度过的。
四周的山峰上有生老病死的松树。
活着的,成长为笔直的参天模样;死去的,褪色为盐白,却不倒,变成希腊雕像般的存在,站立成一排。
很美好。